花百歌

手机摄影·并不专业·喜欢试各种滤镜

失踪多年的我

我们在一起


文/花百歌
        这是一个低俗又老套的故事,没有任何大风大浪,仅仅只有两个大男人平平淡淡的爱情故事。

        姜正林有一个小竹马,叫安俊楠,长大白白嫩嫩,就和校门口漂亮阿姨家卖的包子一样,所以姜正林每天最喜欢干的就是捏安俊楠的脸,直到安俊楠实在受不了吼着要叫老师才乖乖把手放下。不过两个一样可爱的小包子打打闹闹老师们最多就是捂着嘴偷笑然后再装作严肃的样子说姜正林几句,并不会真的责骂。所以渐渐的,姜正林也越来越大胆了,气的安俊楠没办法,只能回家扑在妈妈身上委屈的哭。
        姜正林和安俊楠家都属于一家子长得好看的那种,于是结合了父母优良基因的两个小包子也长的可爱,再加上两个人嘴巴甜,以及姜正林的卖萌所以上学放学时总会有熟识的大爷大妈们塞好吃的给两人,一路走来手里上拿着一堆,嘴里还不停歇。
        姜正林和安俊楠一直以来形影不离,从幼儿园到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两个人一直是同桌,班上的人都知道这两个人关系铁。两人的默契度极高,又一次班上的人玩默契游戏,结果两个人将对方写在纸上的东西一字不差的说了出来,全班都一副你们作弊的样子。
        有时候姜正林忙着打球来不及去打饭,但他从来不急,硬要拖着对手把球打完了才把球一抛,风风火火的朝食堂跑去,边跑边得意的露出一口大白牙:“俊楠还等着我吃饭,就不陪你们了啊!”气的他那群兄弟对他比中指,“靠有安俊楠给你打饭了不起啊!我们根本不羡慕好吗!”
        姜正林升入高中后便长开了,一双丹凤眼熠熠生辉,透着活泼生气,健康的小麦色皮肤,一米八五的身高,而且还有继续长高的趋势。人又阳光,还热心肠,于是喜欢他女生越来越多,然而这家伙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傻,从来不和哪一个女生显的亲热,帮忙是会帮的,但人家约他出去请他吃饭之类的他都会推掉,理由就是要和安俊楠打游戏,气的那些女生直骂他笨,却又无可奈何。
        然而安俊楠并不知道自己又被姜正林当做借口,不过就算知道他也不过是懒懒的瞥一眼姜正林又低头看书去了。
姜正林怎么都想不通年少时和自己一起野的小竹马怎么就长歪了,不爱动不说,那气势,活脱脱的女王【前桌的女同学语】。庆幸的是这人在自己面前依旧和小时候一样。
        安俊楠和姜正林的阳光不同,他很安静,就像喜马拉雅山那种荒无人烟只有满世界的白雪一样的静谧。安俊楠喜欢一个人安静的坐着看书,戴着耳机沉迷与自己的世界。浓密微翘的眼睫毛遮住了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淡漠一切。安俊楠长的很好看,带点雌雄未辨的感觉,小时候经常会被当成为女孩子,直到后来他把那个说他像女孩的狠揍了一顿后才消停下来。不过小孩子的友谊就是这样莫名其妙,他们最后居然成为了好友,就算现在不在一个高中也依旧有联系,前几天江越泽还约他们出去玩,兄弟难得回来一次自然要疯玩,于是便越好周末去KTV。
        “你还没搞定他?”
        刚进房间就听见江越泽故意压低了声音的问话。
        “搞定谁啊?”来迟了的姜正林连忙支起耳朵一脸我很感兴趣快说的样子。
         “滚一边去,你一个大男人那么八卦干嘛,丢不丢人!”江越泽赶苍蝇一样嫌弃的把姜正林赶到一边去。
       “他不是女人,”安俊楠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清冷的声线却深深的刺了姜正林一箭,“这可是朕身边的红人姜公公,江丞相可担着点。”
         “噢对,姜公公可别生气啊。”反应过来的江越泽憋着笑又刺了姜正林一箭。
        “喂喂喂!我们好歹是一条裤衩穿到大的兄弟,你们怎么这样,真是伤透了爸爸的心!”姜正林做西子捧心状伤心的指责到,“吾儿不孝,吾儿不孝啊!”
        “滚谁是你儿子!”江越泽和安俊楠眼睛一瞪,两人拿起身边的抱枕就向姜正林砸去。
        说起姜公公这件事还是他们在小学的时候发生的。那时候和老妈看古装剧看多了的安俊楠一回学校就是朕怎么样朕怎么样,听的其他两个人一脸懵逼。不过姜正林依旧吼着要当皇上身边的红人,能一直陪着他的那种。三个小萝卜思考了许久终于江越泽兴奋的说:“公公不就是皇上身边的红人吗!还一直陪着皇上!”于是这坑爹的姜公公名号就留到了如今。
        三个人玩够了就鬼哭狼嚎,玩闹了一天。回家时姜正林扶着有些微醺的安俊楠,不经意的问了一下安俊楠之前和江越泽在说什么,安俊楠大脑有些迷糊,“不过是和别人表白的事而已,你问那么多干嘛。”
        表白?姜正林愣了一下,整个人都欢脱了起来,“是和我吗?”
        “哈?”安俊楠一下子就清醒了,睁大了眼睛,随即又皱眉装出一副你说错了的表情问道,“为什么会这么说?”
       “肯定是我啊!”姜正林把安俊楠扶在床上肯定的说道,“我们在一起那么多年了,你会喜欢的的人除了我还有谁,别说是什么莫须有的女生,那还不如阿泽。再说了我这么优质的一个男人,你怎么会不要呢!”
        “噗,”安俊楠忍不住笑出来,“你要不要脸啊!”
        “脸什么的怎么有你重要是吧?”姜正林抱住安俊楠,把头埋在他颈间,闻着这人身上的的淡淡清香,满足的蹭了蹭。
        “滚开,重的要死。”安俊楠用手推着姜正林却没用力。
        “不要。”姜正林耍赖的抱得更紧了。

        当然后来知道两人在一起后江越泽只是白了他俩一眼,“秀分快知道吗!”
        “你就是羡慕,有本事你也找一个啊~”姜正林不要脸的挑衅。
        气的江越泽再一次炸毛,“找就找!喜欢我的姑娘多了去了,小爷还怕找不到吗?!”
        安俊楠看着吵闹的两人,无奈的摇头,又带上耳机听歌去了。所以那些高冷的流言其实不过是安校草受不了两个白痴而已。
        我们的时间还很多,生命的前十几年有你陪着,我希望后几十年身边依旧是你。

六指猴

※改自墨中白的《六指猴》,晚自习看作文时有感

文/花百歌

        东家家里新来了一位赶马车的少年,名为猴六。人长的十分俊俏,一双黑眸里装着灿烂星辰,嘴上总是带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大白牙,透着精神气息,看上去憨厚却不傻气。在府里的人缘很好,仆人们都很喜欢这个老实本分,干活从不偷懒的小伙儿。尤其是小丫鬟们,每天睁着大大的杏眼躲在一旁看猴六。
       丫鬟们大多是家生子,年纪小,猴六都把她们当妹妹,也没有去管她们,日子一长,连东家都发现猴六的受欢迎程度了。于是戏说看这样子估计离成家不远了。
        每当这时猴六总会脸红的转过头不理会东家,好在猴六皮肤属于较深的小麦色,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他在害羞,不然东家更要打趣他到底了。
        猴六右手有六个指头,于是认识的人都戏称他为六指猴。
        猴六也不恼,只是伸出右手端详一会儿问到:“像六指猴吗?”
        这时候大伙儿就会发出善意的笑:“六指猴是江洋大盗,你是给东家赶马车的!”
        东家姓江,是凤凰墩出名的有钱人,背景深厚,又是一个大善人,说起东家凤凰墩没人不夸一声好。
因为经商的原因大家都叫东家江大佬,叫久了便忘了东家本名了。
        东家出生于江南书香世家,自幼饱读经书,一双丹凤眼清亮透彻,玉面朱唇,俊逸非凡。通身的书卷气质配上东家总是勾起的淡雅微笑,称得上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
        东家现在虽温润如玉年少时却被称为执挎弟子,不好学。尤其是因为江老爷子思恋京中好友于是随着搬到了京城后更加的野了。虽说江南水乡养出来的孩子光是气质便多了京中人一分清淡闲致,但也不过是能在外人面前装一下而已。实际上自从搬了过来他便整天和隔壁林尚书家儿子林哲翰混在一起钓鱼、爬树就是不去上课,为此没少受父亲的责骂。但江父就是一文人,而且和妻子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骂虽骂,就是舍不得打。
        于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家里人都不奢求什么只求他能找一个贤惠的妻子安安稳稳的过一生,结果东家却跑到了泗州城经商安家,为此江老爷子气的干瞪眼却也转身便寄书信与好友们让他们照顾一下家里不省心的儿子。
        起初到泗州城时东家还硬着一身骨头,端着一个少爷样,加上没人知道他的身份于是得罪的人不少,自己也没少吃苦,生意惨淡是经常的事。但他凭着一身傲骨与好头脑愣是不靠家里在泗州城打出一番天地。大家都知江大佬,却极少有人知道江大佬与江南江家的关系。
        日子久了,经历的事多了,东家性格也渐渐圆滑起来,宛如一块顽石被打磨去外层瑕疵终于露出内里上好的璞玉。如今这样子也没人想得起东家年少时的顽劣,只知道江大佬温润如玉,长得煞是好看,通身的气质活脱脱的仙人下凡。对此东家也只是微微一笑便开始招罗着搬家之行。
        好友曾问:“泗州城不好吗?为什么要搬家?”
        东家只是把玩着手中刚淘来的玉佩,头也不抬。
        好友便明白了,“也对,泗州城太吵,不适合你。听说五里坡的凤凰墩背靠九座梅花山,清净!”
        于是东家便离开了有钱人都爱住在繁华喧闹的泗州城,跑到了五里坡的凤凰墩。
        东家喜欢住在五里坡的凤凰墩。
凤凰墩背靠九座梅花山,西临拦山河,东边一条大道直通南边的泗州城。
        东家喜欢在泗州城听戏。
        点一壶清茶,东家能坐一天。
        咿咿呀呀百转回肠的戏腔猴六欣赏不来,也没法懂为何东家喜欢听。这时候东家就会轻瞥猴六一眼,然后用白玉般纤细无暇的手指执起扇子轻敲一下候六,丹凤眼里还透露出丝丝无奈和宠溺。
        东家听完泗洲戏,侯六就陪他去梅岭茶馆。
        东家和众玩家边品茶,边玩赏古玉。
        众玩家要看东家腰上的玉。
        东家掏出洁白的手帕,用嘴吹吹,才解下玉放在上面。只见手帕上的蟠螭,圆眼怒睁,细眉飞扬,脚爪上翘,胛骨尽显,活泼有趣。
        众人夸:“好玉。”
        听见众人的夸奖东家只是笑眯眯的执起茶抿了一口,候六却从东家那双极漂亮的丹凤眼里看见了满足与开心。
       侯六看够了便在旁边大碗喝起茶,喝完,就到泗州大街上逛,偶尔看见乞讨的老年与小孩也会拿出自己为数不多的月钱买一些饱腹的食物递给他们。估摸着时辰差不多了,便回去。
        东家品足了茶,侯六准时套好马车等他。坎坷道,马车如履平地。东家喜欢坐在车上眯着双眼哼着泗州戏,回味着茶馆玩玉时的惬意,兴意来了也会唱上两句。这时候候六便会支起耳朵仔细的听东家唱曲。
        听老管家说东家以前偷偷学过戏,又不怕苦,唱戏的师傅直夸东家有天分。只可惜江夫人知道后大怒将东家罚跪在庭院三个时辰,生生将东家的兴趣逼了下去。江夫人并不是瞧不起戏子,只是哭着说戏子从未有好结局。于是东家学戏这件事便不再提起。
        但这么多年东家最喜欢的还是听戏,听台上的戏子唱着不同的人生,品味自己的人生,末了再跟着哼上几句,二十几的人却活出了七八十岁的感觉,偏偏这人还觉得这样很好。
        到家,东家拎起长衫下车,侯六就看到他腰带上那只栩栩如生的蟠螭,张牙舞爪的样子和东家挺像的。想到这里候六不得不摇头苦笑,又不是没见过好看的人怎么就栽在他身上了呢。
        泗州大街,仁义当铺。
        黑衣人闪身进屋。
  老板贾仁义低声恶狠狠地问:“玉呢?大人催要。”
  黑衣人说:“盗不来。”
  “没有你偷不来的宝贝,否则告知官府,丢的不仅是玉,还有多人的性命!”
  黑衣人不回答,仅露的黑眸里浮现出一丝挣扎,随即抛下酬金,飞跃离去,眨眼便融进了黑夜里。
  天亮,府衙有人投案,声称自己是大盗六指猴。师爷马皮金一看是马夫侯六,笑说:“你手长六手指,就是六指猴?”
  “我是六指猴,为东家赶车,实是想偷他的玉。”
  马皮金只好向吴知府禀报。
  吴知府听后,摸着胡子沉思了一会儿,说:“通知江大佬,让他看着办吧。”
  马皮金把知府的话转告给东家,临别小声叮嘱:“大人的嘴,大着呢!”
东家目送马皮金离开,手上把玩着白玉骨的扇子,叹出一口气,这人竟做到了这种地步,罢了,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招招手让老管家去自己房里拿了一个盒子出来,打开竟是一块质地通透打磨的十分光滑的刻着一个江字的白玉与一块碧玉扳指。
        江南江家,世族大家。江家人的身上都佩戴者一块代表身份地位的玉,而东家——江瑾瑜更是有一块碧玉扳指,代表着其江家少公子的身份。
        江瑾瑜其实并不喜欢用家里的名声,他更喜欢自己打拼出来的“江大佬”,不过这个时候也只能这样。
知府正在家里品着茶等着江大佬上门送钱,候六就站在一旁,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门外忽的传来了马皮金的声音,一听见江大佬来了知府便抬头看去,脸唰的就白了,江大佬身上配着的玉代表什么他是知道的,更别提那戴在江大佬大指姆上的碧玉扳指。江大佬的身份呼之欲出,他才突然想起来几年前他来这里时家里吩咐的事:“凤凰墩有一个江大佬,你不要去招惹。”那时候他不耐烦的应付着,根本没有仔细去听。
        “江少爷。”知府连忙起身对江瑾瑜行礼。
        “江某可担不起知府大人的礼。”江瑾瑜侧身躲开,径直向椅子走去,随即坐下。
        “是在下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在下一会儿吧?”知府脸上堆着笑,一脸谄媚。
        身旁的马皮金和候六都是一脸震惊,前者是不明白刚才还一脸势在必得耀武扬威的知府怎么就对江大佬一脸谄媚,后者是对方自爆身份表示震惊。
       接下来江瑾瑜和知府谈了什么候六都不知道,回过神来已经在马车上了,东家坐在自己的对面,撑着头看着自己,见自己回神,才懒懒的收回了视线。
       “东家.....”
       “别,江某承受不起。江洋大盗六指猴?亦或是尚书公子林哲瀚?”江瑾瑜眯着眼,丹凤眼里的压迫让林哲翰喘不过气。
        林哲翰知道温润从来都是江瑾瑜披给世人看的皮,你若不惹怒他他就会一直用这层皮与你相处,温润中带着散漫,似乎对一切都漫不经心。而私下里,江瑾瑜是一个骨子里都透着傲气的人,他曾见过那双漂亮的丹凤眼因为他被人侮辱而露出一瞬间狠厉的样子,却又消失的极快,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后来去酒楼闲逛时却听见那人因得罪了人,而被赶出了京城,当时还笑着风水轮流转。
        他怎么就没想到,陷进去的不止他一个人。
        林哲翰蓦的笑出声,开口是与平时完全不一样的声音,低沉带着流氓气息,和这个人一样,“瑾瑜。”
        “白痴。你要来便来,干嘛还搞一个江洋大盗的身份,当我看不出来?”江瑾瑜挑眉,一脸兴师问罪。
        林哲翰耸肩,“这不是怕瑾瑜被吓跑了吗?”
        江瑾瑜白了他一眼,“你打算披着这个皮囊多久?”
        “回府就换。说起来瑾瑜还得陪我演一出戏,至少得来一个告别不是吗?毕竟候六可是江洋大盗六指猴。”
        林哲翰兴致勃勃的给江瑾瑜出着离别计划。江瑾瑜也只是无奈翻一个白眼,然后仔细听着。

        最近江家的小丫鬟们很伤心,府里认真踏实的候六回家了,老仆们也很伤心,毕竟能乖乖听他们吹八卦的人走了。不过没过多久大家都又开心了起来——少爷的相好来了,虽说对方是一个男的,不过本朝南风盛行,男人和男人并不少见,而且这人长的还好看。一双墨玉般浓重漂亮的眼睛,虽说不爱笑,却对人很温柔,尤其是对少爷,眼神总是温柔的让人陷进去就出不来了。而少爷在他面前也总是能放下身上的架子,本性全露。江家人每天都看着少爷与林少爷吵吵闹闹的样子,只能感叹两人天生一对。
        当然京城的两家长辈得知这件事差点没把自家的小兔崽子抓回来揍一顿,甚至放话不分开就将其踢出家谱,但奈何两人都是一身傲骨,任凭打骂就是不愿意分开。
        两家长辈拗不过他们最终也只能让二人在一起。
  
        只不过是那年回眸,看见了趴在墙上的他,便陷了一辈子。

凋谢?

这种感觉喜欢

很喜欢这张w